案例评述

您现在的位置:我的主页 > 案例评述 >

中俄酒企争夺“巴里赞姆虎头”商标案件

“为了推广这个品牌,这些年我们先后投入5000多万元。如今,品牌有了一定知名度,市场也打开了,他们却想撇开我们去和其他人合作,我们当然要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日前,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的一场公开庭审间隙,原告绥芬河市巴里赞姆酒业有限公司(下称巴里赞姆酒业公司)总经理姚传明接受了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的采访,谈起了巴里赞姆酒业公司与俄罗斯百年酒企乌苏里斯克巴里赞姆开放式股份公司(下称俄•巴里赞姆公司)的恩怨纠葛。
合作好几年,对方突变卦
姚传明告诉记者,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他代表绥芬河市传峰经济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传峰公司)与俄•巴里赞姆公司打交道。那时,他是传峰公司的总经理。传峰公司是一家进出口贸易型企业,在当地较有影响力。
俄•巴里赞姆公司是一家百年酒企,生产的巴里赞姆品牌“虎头”系列酒类产品在俄罗斯家喻户晓,深受消费者喜欢。姚传明说,他在一次赴俄罗斯的经贸合作考察中,接触到了巴里赞姆品牌“虎头”酒。经过深入了解后,他产生了要把巴里赞姆品牌“虎头”酒引进到中国来的想法。经过多次协商后,双方于2000年初签署了合作协议,由传峰公司在中国独家代理销售俄•巴里赞姆公司生产的巴里赞姆品牌“虎头”系列酒。
此后,巴里赞姆品牌“虎头”酒得以进入中国,传峰公司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进行推广,使得“巴里赞姆”这一品牌在中国逐渐得到认同,慢慢聚积了一批数量越来越大的消费群体。姚传明说,数年来,他先后投入5000多万元来推广巴里赞姆品牌“虎头”酒,用于渠道开发、品牌宣传等。在传峰公司的强力运作下,巴里赞姆品牌“虎头”酒在中国的销售情况越来越好,甚至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据姚传明介绍,到了2003年,为了更好地开发市场,也为了保障传峰公司的合法权益,双方谈到了要在中国注册商标的事。在得到对方意向性支持后,传峰公司向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提出注册“虎头牌”几何图形商标的申请。到了2004年7月,俄•巴里赞姆公司正式出具中、俄文授权书,授权传峰公司在中国注册使用其系列商标。传峰公司申请的“虎头牌”几何图形商标也很快获准注册,有效期从2004年7月21日至2014年7月20日。此后,传峰公司又陆续申请注册了中文、俄文“巴里赞姆”和虎头图形商标,并分别获得授权。“虎头牌”几何图形商标还被牡丹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当地“知名商标”。
传峰公司为了更好地经营巴里赞姆品牌“虎头”酒,专门成立了巴里赞姆酒业公司,同时在北京、深圳等地成立了分公司,相关商标也都先后转让给了巴里赞姆酒业公司。与俄•巴里赞姆公司的所有业务往来全部转移到巴里赞姆酒业公司名下。
然而,就在双方合作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意外出现了。由于俄•巴里赞姆公司改制,从一家国有企业转变为股份制企业并上市。同时,巴里赞姆品牌“虎头”酒在中国市场的知名度越来越大,中国国内多家企业都想和俄•巴里赞姆公司合作,希望能够成为其代理销售商。在这种背景下,俄•巴里赞姆公司为了实现向多家中国公司供货的目的,向巴里赞姆酒业公司提出了终止合作的要求。
“几年来,为了推广巴里赞姆品牌“虎头”系列酒,我们公司已投入5000多万元。如今,品牌有了一定知名度,市场也打开了。他们说终止合作就终止合作,那我们的损失谁来负责?”姚传明说,巴里赞姆酒业公司拒绝了俄•巴里赞姆公司的单方面要求。
但是,俄•巴里赞姆公司从此停止了对巴里赞姆酒业公司的供货。巴里赞姆酒业公司只好一边卖着以前库存的货,一边寻求解决办法。
官司好几起,被告全败诉
双方在这场跨国纠纷中僵持不下。俄•巴里赞姆公司委托代理人向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提出了商标争议,请求撤销巴里赞姆酒业公司注册的“虎头牌”几何图形商标和中文、俄文“巴里赞姆”商标,但均被驳回;相反,当俄•巴里赞姆公司于2004年8月30日被核准注册的“虎头几何图形+俄文巴里赞姆”国际商标通过马德里协议延伸至中国时,巴里赞姆酒业公司以与其在先注册的“虎头牌”几何图形商标构成近似为由,向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争议,商评委经审查后,撤销了俄•巴里赞姆公司在中国获得领土延伸保护的“虎头几何图形+俄文巴里赞姆”商标。俄•巴里赞姆公司又以“虎头”几何图形为核心元素在中国申请注册了3件商标,均被巴里赞姆酒业公司提出异议或争议,最终被驳回注册或撤销。
在此期间,在中国国内发生了数起侵犯“虎头牌”几何图形和中、俄文“巴里赞姆”商标的纠纷,都经巴里赞姆酒业公司提起诉讼,由法院判决被告侵权行为成立,须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巴里赞姆酒业公司经济损失几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其中,影响最大的一起当属黑龙江省伊春市小兴安岭珍稀食用菌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小兴安岭食用菌公司)被诉侵权案。
在这起案件中,小兴安岭食用菌公司是众多争相成为乌苏里斯克公司国内代理商的公司之一。2011年9月,该公司与俄•巴里赞姆公司签订协议,进口并代理销售俄•巴里赞姆公司生产的巴里赞姆品牌“虎头”系列酒类产品。随后,大约2000箱巴里赞姆酒经由东宁海关进入中国,被运到伊春市,分散到各销售点。
经过取证后,巴里赞姆酒业公司以侵犯商标权为由,将对方起诉到了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对方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小兴安岭食用菌公司则辩称其进口的商品有合法来源,且不知道该商品构成对巴里赞姆酒业公司的商标侵权。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判决,认定小兴安岭食用菌公司构成对巴里赞姆酒业公司商标侵权,应立即停止侵权即停止进口、销售侵权商品,并赔偿巴里赞姆酒业公司经济损失100万元。
一审判决后,小兴安岭食用菌公司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经审理,黑龙江高院将一审判决的赔偿额变更为30万元。
除此之外,黑龙江省鸡西市某公司试图进口、代理销售俄•巴里赞姆公司生产的巴里赞姆品牌“虎头”系列酒,但当货物经海关通关时,因涉嫌侵犯商标权,被海关拒于国门之外。
商标经修改,产品仍被扣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峰祥经济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峰祥公司)是另一家希望能够进口、代理销售俄•巴里赞姆公司巴里赞姆品牌“虎头”系列酒的企业,但该公司同样没能如愿。
2013年11月,峰祥公司与俄•巴里赞姆公司签订协议,进口并代理销售俄•巴里赞姆公司生产的巴里赞姆品牌“虎头”系列酒类产品。为了规避之前的商标侵权事件再次发生,这批销往中国的巴里赞姆酒的瓶标图案已经将原有的“虎头”几何图形删除,俄文“巴里赞姆”改成了英文,但仍保留了“虎头”图形标识。
2013年11月25日,这批由峰祥公司进口的巴里赞姆品牌“虎头”酒中的1600箱进入了绥芬河海关,巴里赞姆酒业公司向牡丹江中院以侵犯其商标权为由,向法院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首次交纳了20万元保证金,并承诺可以无限追加。牡丹江中院对这批酒进行了查封。2014年1月22日,这起案件在牡丹江中院开庭审理。庭审中,峰祥公司的代理人认为该批酒尚未实际销售,所以不构成侵权。在经历一整天的庭审后,法庭宣布择期再次开庭。
在谈起这些与俄•巴里赞姆公司之间的恩怨纠葛时,姚传明感慨良多。他对记者表示:“从与他们合作之日起,我们就是非常用心地在经营这个品牌,所以投入了5000多万元的成本。但这一件接一件的事情表明,俄•巴里赞姆公司不守信用,导致我们之间的合作异常艰难。从我们自身角度出发,我们仍然希望能与他们继续合作,毕竟之前有了那么多的投入。这些事情的结果也表明,不论是俄•巴里赞姆公司还是中国国内企业,想要绕开我们在中国国内经销巴里赞姆品牌“虎头”系列酒是不可能实现的。”
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案中,峰祥公司进口的酒虽然还没有进入实际销售环节,但存在即发侵权的可能,所以巴里赞姆酒业公司对其提起侵权诉讼是没有问题的。
陶鑫良认为,俄•巴里赞姆公司因与巴里赞姆公司的纠纷,产品迟迟进不了中国市场,商标在中国又被撤销了,目前拥有相关商标权的是巴里赞姆酒业公司。所以,短期内解决双方纠纷最好的办法有两种可能:一是双方继续合作,以使俄•巴里赞姆公司的巴里赞姆系列酒能够在中国顺利销售;二是俄•巴里赞姆公司付出一定代价,收购巴里赞姆酒业公司的相关商标。

友情链接

哈尔滨商标代理 黑龙江商标代理 哈尔滨商标注册 黑龙江商标注册 哈尔滨高新认定 高新技术企业认定 黑龙江高新认定 高新认定代理 高新技术企业代理 双软认定代理 软件加急办理 软件著作权登记 黑龙江双软认定 软件企业认定 软件产品认定 商标案件代理 如何办理商标注册 高新企业认定难点 黑龙江著作权代理 哈尔滨著名商标 黑龙江著名商标